您的位置 首页 管风琴制作

管风琴制作师 Aristide Cavaillé-Coll(1811—1899)——法国浪漫派管风琴黄金盛世的缔造者

Aristide Cavaillé-Coll 是法国浪漫主义音乐时期的管风琴制作师。他是整个19世纪最重要、最著名的管风琴制作师。他不但是管风琴制作技术上创造和革新的大师,而且完美…

Aristide Cavaillé-Coll 是法国浪漫主义音乐时期的管风琴制作师。他是整个19世纪最重要、最著名的管风琴制作师。他不但是管风琴制作技术上创造和革新的大师,而且完美地把科学和艺术结合在管风琴制作中。Cavaillé-Coll 在管风琴制作上的影响是重要而深远的:在管风琴制作上,我们甚至可以把“Cavaillé-Coll 之前”与“Cavaillé-Coll 之后”作为一个划分标准。与之前的管风琴不同,以 Cavaillé-Coll 管风琴为代表的交响风格管风琴,一个主要的目标就是拥有一个媲美交响乐器的音色资源。Cavaillé-Coll 管风琴中包括多种多样的笛子音色,弦乐音色,簧管乐器音色,铜管乐器音色,当然还有管风琴基础音色和其他一些音色。这些音色中有很多是以模仿交响乐队中的乐器为目标的,各种音色又能完美地融合,很好地达成了 Cavaillé-Coll 把管风琴“交响化”的目标。他一生在五十多年的造琴生涯中,建造了大约510台管风琴,遍布法国、西班牙、英国、荷兰、比利时、葡萄牙、意大利、丹麦、俄罗斯、委内瑞拉、巴西、墨西哥、智利、阿根廷、日本、甚至中国。中国曾经拥有过三台小型——中小型的 Cavaillé-Coll 管风琴(Op. 593:II+P/12,Op.607:II+P/24,Op. 640:I/4,乐器编号之所以超过510是因为有些乐器有两个编号),均位于北京。


83岁的管风琴制作师 Aristide Cavaillé-Coll
83岁的管风琴制作师 Aristide Cavaillé-Coll(照片由 Paul Dujardin 用早期照相技术 Heliography 拍摄)

Cavaillé-Coll 在管风琴上的创新和改造,直接地影响了从他的青年时代直到20世纪早期的管风琴制作和管风琴作曲。在19世纪前40年,因为法国大革命的影响,教堂的重要性在法国大大降低,因此也鲜有法国管风琴家为管风琴音乐的发展投入持续的精力。因此,在 Cavaillé-Coll 的事业初期,他对管风琴的发展和创新有些类似于“闭门造车”——基本没有与任何管风琴家深入交流过管风琴音乐的需要和乐器制造上的想法。就是在这种情况下,23岁的他在1841年9月21日向世界展示了他制作的第一台大管风琴:他的作品第一号(Opus 1)位于圣但尼圣殿,有三层手键盘和脚键盘,外加一层悬浮键盘(没有自己的独立的键盘,但可以 couple 到其他键盘来使用),一共有69个音栓。他从1834年就开始建造这座管风琴,在这座管风琴中引入了很多创新和发明:Barker Lever 被第一次使用在管风琴上,第一次使用被超吹的 flûte harmonique 音管,等等。后来,他开始与管风琴家们一起合作和讨论,来进一步完善他的乐器。管风琴作曲家赛萨尔·弗兰克就是 Cavaillé-Coll 的终生好友,而他被很多人认为是巴赫之后最重要的管风琴作曲家。赛萨尔·弗兰克在1953年被任命为巴黎 l’Église St.-Jean-St.-François 教堂的管风琴师时,他面对那台 Cavaillé-Coll 完成于1846年,只有两层手键盘和脚键盘、19个音栓的小型管风琴,说:“这是我的管风琴?这是一个乐队!”(”Mon nouvel orgue ? C’est un orchestre !” ) Cavaillé-Coll 制作管风琴的潜力,通过几代法国管风琴作曲家和演奏家的努力才被完全发掘出来。20世纪早中期著名管风琴作曲家和演奏家马塞尔·迪普雷说:“为管弦乐队作曲和为管风琴作曲是非常不同的——除非那台管风琴是 Cavaillé-Coll 管风琴”。


管风琴图片:圣但尼圣殿中的 Cavaillé-Coll 管风琴
管风琴图片:圣但尼圣殿中的 Cavaillé-Coll 管风琴

Cavaillé-Coll 深刻地影响了至少三代法国管风琴家,并与他们一起创立了法国浪漫派管风琴学派。

  1. 第一代是莱蒙斯(Jacques-Nicolas Lemmens)和弗兰克(César Franck),虽然他们都出生在比利时。莱蒙斯非常欣赏 Cavaillé-Coll 管风琴,同时莱蒙斯让 Cavaillé-Coll 见识了巴赫的管风琴音乐和高超的管风琴演奏技术,这非常深刻地影响了他之后的管风琴制作,比如扩展脚键盘的音域来使得演奏巴赫作品成为可能。弗兰克从1858年开始在圣克罗蒂德教堂(在1896年成为圣殿)担任管风琴师,他充分发掘了教堂中 Cavaillé-Coll 的潜能,并为他们写下了12首大型管风琴曲:这些作品既为法国浪漫派管风琴音乐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也是管风琴历史上不朽的杰作。尤其值得注意的是 “Grande Pièce Symphonique”(Op. 17):这首曲子开创了法国管风琴交响曲(一种多乐章的管风琴独奏曲)的先河。弗兰克也经常到外地演奏 Cavaillé-Coll 管风琴,这也让 Cavaillé-Coll 管风琴更加著名。
  2. Cavaillé-Coll 把吉尔芒(Alexandre Guilmant)和维多尔(Charles-Marie Widor)送到莱蒙斯门下学习德国先进的管风琴演奏技术、巴赫的作品等等。吉尔芒和维多尔等人继续把 Cavaillé-Coll 管风琴和法国浪漫派管风琴音乐发扬光大。在他们的努力下,在浪漫派中晚期,法国管风琴音乐在很多方面可以说超过了德国。
  3. 在他的晚年,他遇到了路易·维尔纳,甚至只有八岁的马塞尔·迪普雷。他们在塞纳河畔散步时,Cavaillé-Coll 解答了迪普雷很多关于巴黎圣母院和圣叙尔比斯教堂中 Cavaillé-Coll 管风琴的问题。这一代管风琴家仍然是 Cavaillé-Coll 管风琴的忠实信徒,他们传承了法国浪漫派管风琴音乐,并把法国浪漫派管风琴音乐的优势继续传承到现代古典音乐中去。

到了20世纪20年代,以 Cavaillé-Coll 管风琴为代表的交响风格管风琴不再一家独大:管风琴改革运动开始兴起并逐渐引领风尚,而这个运动的宗旨是重新发现巴洛克管风琴,并开始制作更符合巴洛克音乐审美的管风琴,很多 Cavaillé-Coll 管风琴遭到破坏甚至被拆除。然而到了20世纪80年代,人们开始反思这场搞得过头的革命,Cavaillé-Coll 风格的管风琴重新受到重视和欢迎。Cavaillé-Coll 发表过很多关于管风琴制作的科学论文和书籍。在这些文献中,他发表了他研究和实验的结果。他还是一些音栓的发明者,比如 Flûte Harmonique。

Cavaillé-Coll 在管风琴制作上的创新和成就

Cavaillé-Coll 改造了法国古典管风琴,但继承了它的基本原则,比如具有比较多的簧管音栓(和德国巴洛克管风琴相比)和丰富多彩的音色,在不同的乐器上使用相对标准的音栓配置(与德国管风琴非常不同)。他把古典主义管风琴改造成了浪漫主义的交响风格,并从19世纪中期开始引领着法国管风琴音乐的发展。他在管风琴制造上使用的技术、原则和标准音栓配置,至今仍深刻地影响着全世界的管风琴制作行业,特别是对大型管风琴而言。


在办公室中作研究的 Cavaillé-Coll
在办公室中作研究的 Cavaillé-Coll

维多尔在他管风琴交响曲的前言(1887出版)里这样评价 Cavaillé-Coll:


是 Cavaillé-Coll 第一个在管风琴中使用不同风压、分离风室、表情踏板和(先进的)音栓组合系统。他是第一个在管风琴上使用 Barker Lever 这个气动系统的管风琴制作师,他发明了 Harmonic 这一个家族的音栓,改革和完善了管风琴的机械系统,使得每一个音管——不管它是高音还是低音,是响亮还是柔和——都能即时地对触键作出响应,使得管风琴上的触键就像在钢琴上一样轻松,使得过大的触键阻力被消除,使得汇聚管风琴所有的能量成为可能。因此,我们就可以把管风琴放进一个牢笼中——我们随心所欲地决定是打开它还是关闭这个牢笼,可以自由地组合音色,可以使声音变得紧张也可以让它逐渐变得缓和,可以使用自由的节奏、让我们的触键有确定性,为音色对比提供了良好的平衡,它还给我们提供了丰富多彩的音色。这就像一个有最丰富光影效果的调色盘: Flûte Harmonique、Gamba、Bassoon、Cor Anglais、Trompette、Céleste 以及其他形形色色的哨管音栓和簧管音栓——Cavaillé-Coll 管风琴上音栓的质量和多样性都是前所未见的。

维多尔甚至把他十首管风琴交响曲的前四首献给 Cavaillé-Coll,把最后一首献给 Cavaillé-Coll 制造的、位于图卢兹圣塞宁圣殿中的管风琴。

下面我们具体讨论一些 Cavaillé-Coll 管风琴上的创新和特点:

供风系统

稳定的供风:Cavaillé-Coll 是第一个真正实现给管风琴稳定供风的管风琴制作师。对于一台管风琴来说,风压的稳定是至关重要的。如果供风不稳定,风管发出声音的音量和音高都会发生变化。为了实现稳定供风,Cavaillé-Coll 使用平行风箱来储风,而巴洛克时代使用的楔形风箱则只被用来鼓风。

使用不同的风压:为了让管风琴音管发出的声音逼近交响乐队中乐器的效果,Cavaillé-Coll 把风压提高,让它接近人在吹奏时使用的风压。在 Cavaillé-Coll 之前,管风琴的风压通常在 50——100 毫米水柱。Cavaillé-Coll 通过实验发现,小号演奏者可以吹出 500——1000 毫米水柱的风压。因此,他把簧管的风压提高到了 85——120 毫米水柱(从表面上看,这和前面的风压差别较大:这是因为铜管乐器演奏者基本从来不会去吹基音“pedal tone”,而管风琴的簧管发出的却一般都是基音)。因为其他音管在如此高的风压下会被超吹,因此 Cavaillé-Coll 针对不同的音管组,使用不同的风压。即使对同一组音管,Cavaillé-Coll 也经常使用不同的风压:随着音区的提高,他使用更高的风压以达到各音区之间更好的均衡(特别是对 Trumpet 音管)。这同时也让高音区的旋律更加突出,使得即使用同一层键盘演奏(特别是使用 Flute 音栓时),也可以产生旋律加伴奏的效果。

Barker Lever

Barker Lever 是 Cavaillé-Coll 为了改进大型管风琴的触感而引入的一种气动装置。在巴洛克管风琴中,如果把所有键盘都 couple 起来,并打开很多音栓,管风琴的触键会变得很重,因为管风琴演奏家必须用手指的力量抵抗所有的风力:在这种情况下,演奏管风琴变得困难,特别是在弹奏快速段落和装饰音的时候。因为 Cavaillé-Coll 使用了更高的风压,如果他继续采用以前的制作方法,一方面,触键会变得更重,另一方面,他也无法把管风琴继续大型化来达到交响化的目标(巴洛克管风琴最多有六十来个音栓)。有了 Barker Lever 的帮助,演奏者就可以轻松地在大型管风琴上演奏了。一般来说,在拥有20——25个音栓的管风琴上,Cavaillé-Coll 会在主键盘上使用 Barker Lever。在大型琴上,Cavaillé-Coll 也会在音栓联动上使用 Barker Lever:这把拉出音栓需要的移动距离从 15——20 厘米降低到了 1——2 厘米,这为快速换音栓提供了便利。第一台采用 Barker Lever 的管风琴就是 Cavaillé-Coll 为圣但尼圣殿制作的 Opus 1(1841年完工)。

双风室设计

在典型的 Cavaillé-Coll 管风琴上,风室(Windchest)被分为 Jeux de fond 和 Jeux de combinaison。Jeux de fond 风室中放置在音栓组合中提供基础音色的音管,一般包括16’、8’、4’的哨管。更高尺数的哨管,Mixture 音管和簧管则一般被放置在 Jeux de combinaison 风室中。这样,管风琴演奏者或者助手可以预先把 Jeux de combinaison 组的音栓拉出来,但不给 Jeux de combinaison 风室供风,到了需要剧烈音色变化时,再给 Jeux de combinaison 风室供风。这就为管风琴曲的创作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否则的话,在一个大型管风琴上,要拉出或推入很多音栓是要耗费较长时间的(即使有助手),而在不同乐段的衔接处,艺术表现经常不允许我们用那么多时间去推拉很多音栓。


1855年的 Aristide Cavaillé-Coll
1855年的 Aristide Cavaillé-Coll

音管的特点

在 Cavaillé-Coll 管风琴上,金属音管通常使用 80% 的锡,而铅则使用得较少。金属不经过捶打,焊接处被处理得非常整齐。木制音管一般由加拿大冷杉木制成,上面着上棕色的漆,管脚则由抛光的橡木制成。Montre(Principal)音管直径一般较大。在改建历史管风琴时,只要音管的声音符合管风琴的整体声音设计理念,Cavaillé-Coll 尽可能地保留历史音管。

键盘音域扩展

Cavaillé-Coll 在最初把手键盘的最高音拓展到 f3,后来到 g3,有时甚至到 c4。在脚键盘上,Cavaillé-Coll 最初遵从法国古典管风琴的传统,使用 F1——f0 这个音域,在1850年之后则使用 C——f1 这个音域。

表情踏板的改进

为了调节管风琴的音量,把子管风琴放到前面有百叶窗的琴体里,这种设计最早由英国人发明,被称为 Swell Box(Swell 的本义是膨胀,这里被引申来指声音变大)。最早使用 Swell Box 的管风琴制作师一般被认为是 Abraham Jordan 父子。据说 Swell Box 被他们首次用于在 1712 年建成的、位于伦敦桥下 St Magnus-the-Martyr 教堂的、拥有四层键盘的大管风琴。在 Cavaillé-Coll 之前, Swell Box 是用手来控制的。Cavaillé-Coll 改进了 Swell Box 的设计,用一个踏板来控制百叶窗的开合,进而控制音量,这个踏板就被称为表情踏板(Swell Box)。起初,他用一个连接弹簧的踏板——这种踏板只能被卡在几个固定卡位上。后来,他设计了平衡式表情踏板:这种表情踏板可以稳定地停在任何位置。这种平衡式的表情踏板被绝大多数当今的管风琴所采用。

新发明的音栓和管风琴的整体音色设计

一台典型的 Cavaillé-Coll 管风琴有三层手键盘。

  • 最靠近演奏者,也是最下面的一层键盘一般是主键盘(Grand Orgue)。在管风琴上,键盘的编号使用从下往上的顺序:因此这是第一层键盘。这层键盘上一般汇集了音量大,声色辉煌的音栓。主管风琴一般很多被装在 Swell Box 中。
  • 第二层键盘一般是 Positif 键盘。在法国古典管风琴上,这层键盘是位于最下方(第一层键盘),对应的子管风琴位于管风琴演奏者的后面。因为它的音管更贴近听众,所以 Positif 管风琴上一般会有一些不是很强、但富有色彩的独奏音栓,这些特点也被继承到了 Cavaillé-Coll 管风琴上。Cavaillé-Coll 一般把 Positif 键盘安排为第二层键盘。 在 Cavaillé-Coll 的时代,这层键盘对应的子管风琴有时会被放在 Swell Box 中,但也经常不这样做。
  • 第三层键盘一般是 Récit(expressif)键盘。这层键盘对应的子管风琴被放置在 Swell Box 中,集聚了各种不同的音栓,包括用于合奏的,用于独奏的,具有特殊色彩的,等等。这是因为在 Cavaillé-Coll 的时代,Récit 往往是唯一一排可以通过表情踏板控制音量的键盘。在 Cavaillé-Coll 管风琴上,Récit 甚至可以被认为是一个小型的主键盘;Récit 键盘上面的很多音栓,比如 Hautbois、Flûte harmonique、Viole de gambe、Voix céleste 和 Voix Humaine,可以被认为是 Cavaillé-Coll 管风琴上的一些标志性音栓。
  • 一些大型管风琴还会有第四层甚至第五层键盘。在巴黎圣母院的 Cavaillé-Coll 管风琴上,它们分别被称为 Solo 和 Grand-Chœur。在鲁昂圣旺教堂中的管风琴中,第四层键盘被称为 Bombarde。

当然,这只是一般的情况,比如在图卢兹圣塞宁圣殿中的管风琴上,第一层键盘是 Positif 键盘而第二层键盘是 Grand Orgue。


管风琴图片:图卢兹圣塞宁圣殿中的 Cavaillé-Coll 管风琴
管风琴图片:图卢兹圣塞宁圣殿中的 Cavaillé-Coll 管风琴(图片版权归维基百科用户 Pom2 所有)

Cavaillé-Coll 发明了一些新的音栓,比如 Harmonic 类型的音栓,特别是笛子音色 Flûte Harmonique。

  • Harmonic 类型的音管如果是开管,长度为同尺数普通开管音管的两倍;如果是闭管,长度为同尺数普通音管的三倍。
  • Harmonic 类型的音管中间开有一个小孔来阻止音管发出基频的声音,或者说这个小孔的存在使得音管被超吹。

Harmonic 类型的音管会发出比普通音管更饱满、更接近交响乐队中乐器的音色。Cavaillé-Coll 在试图解决管风琴上高音区的声音经常单薄而刺耳的问题时,认为管风琴上的高音区和低音区音管尺寸相差太大:一个比最低音高4个八度的音管,长度只有后者的 1/16 而体积则只有前者的 1/4096。而一个铜管乐器在吹奏高音时,腔体的长度和体积是不变的:这不仅增加了音量,而且便声音变得更为美妙。因此,Cavaillé-Coll 产生了在管风琴上使用超吹音管的想法。虽然在之前,Dom Bédos 和 Michael Praetorius 也产生过类似的想法,但是并没有传播开来。Cavaillé-Coll 在同一组音管里使用了不同的风压,来取得高低音区更好的平衡:比如他在最低的一个八度让音管发出以基频为基础的声音,但从 f2′ 开始超吹音管,让它发出以第一泛音为基础的声音。Cavaillé-Coll 还仔细研究了超吹管上开孔的理想位置。在马德莱娜教堂的管风琴上,他甚至使用了二次超吹来使得音管发出以第二泛音为基础的声音。

他在法国管风琴上首次引入了拍音音栓:这种类型的音栓被设计来与另一个音栓一起使用,但频率和那个音栓略有差别,因此就形成了声学上“拍”的效果。拍音音栓中最具代表性的是 Voix céleste 音栓,它通常位于第三层键盘“Récit”(或者两层手键盘管风琴的第二层),与 Viole de gambe 配合使用。这个音栓早在16世纪就出现在意大利,但这种文艺复兴时代的音栓和浪漫派管风琴上的同名音栓差别巨大。在1846年,Cavaillé-Coll 在马德莱娜教堂的管风琴上首次使用了 Voix céleste 音栓,一个真正法国浪漫派风格的 Voix céleste。另一个拍音音栓是 Unda maris(拉丁文,意思为“大海里的波浪”)。在 Cavaillé-Coll 管风琴中,它通常位于 Positif 管风琴上,既可与 Montre 8′ 音栓配合使用,也可以与 Gamba 8′ 配合使用。Unda maris 产生的拍,频率更低,听者甚至可以把这些拍数出来,这是把它和 Voix céleste 区分开来的主要标志之一。

Jeux de Fonds 是浪漫派管风琴上音栓组合的一个重要概念。它通常由8’哨管音栓齐奏组成(在一个非常大的管风琴上,有时会省略一些音量比较小的音栓来得到更清晰的效果),而且在 Cavaillé-Coll 管风琴上,一般还包含 Hautbois(双簧管)音栓:虽然它是一个簧管音栓,但它处于 Jeux de fond 风室中。Jeux de Fonds 也有尺数的概念,除了最常见的 Fonds 8’,Fonds 16’、Fonds 4’、Fonds 8’+4’也是非常常见的。Cavaillé-Coll 管风琴上的笛子音色、弦乐音乐和管风琴基础音色(Principal、Montre)齐奏产生的丰富的、深厚的效果,很好地模仿了乐队合奏的效果。

Cavaillé-Coll 管风琴的另一个特点是簧管音栓很多,这和法国古典管风琴是一脉相承的。与后者不同的是,Cavaillé-Coll 管风琴上的簧管采用高风压。一般来说,在一个大型 Cavaillé-Coll 管风琴上的第三层键盘 Récit expressi 上会有一整套16’、8’和4’的簧管音栓,包括齐奏音栓和独奏音栓,其中 Trumpet 8′ 被建造成 Hamonic 类音栓。在第二层键盘 Positif 上,簧管音栓数目一般相对较少,以独奏音栓为主。在主管风琴上,通常又会有一整套16’、8’和4’的簧管音栓,圣叙尔比斯教堂管风琴的主键盘甚至有两个 Trumpet 8。一般来说,主管风琴上的音栓具有更为有力而辉煌的音色。

Cavaillé-Coll 认为法国古典管风琴上 Mixture 音栓发出的声音太尖太刺耳,无法与管风琴的基础音色很好的融合(当然这是建立在他浪漫主义审美观基础之上的观点)。因此,在他建造新管风琴时,他很少使用 Plein Jeux;当他改建历史管风琴时,他经常费很大力气把它们改造或替换成 Flageolett、Tierce、 Larigot、Cornet 之类的音栓。从1850年开始,他开始使用 Progressive Mixture 音栓来加强 Trumpet 类音栓的合奏(一般包括 Trumpet、Clarion 、Trombone 等簧管音栓,以及基础音栓组合——Jeux de Fonds:具体用哪些音栓由整体齐奏的尺数和所需要的艺术效果来决定)。与通常的 Mxiture 音栓不同,Progressive Mixture 使用音管的数目随着音区的升高而逐渐增加,也避免了使用多个 Mixture 音栓时某些音高会重叠的现象。但从1870年代起,他又回归了传统的 Mixture 音栓,这可能是受了吉尔芒的影响。

除此之外,他对音栓设计还有自己在总体上的考虑。他第一次在管风琴上实现了纯粹通过添加音栓来实现从最弱到最强的连续变化,而不让听众感到在渐强的过程中有任何不连续之处。

Cavaillé-Coll 的生平以及他在管风琴建造方面的历程

家族背景及早年

Aristide Cavaillé-Coll 出生于一个来自法国西南部的管风琴制作师世家。他们家的管风琴制作传统可以追溯到他曾祖父的兄弟 Dominican Joseph Cavaillé(1700左右——1767)。他的祖父 Jean-Pierre Cavaillé (1743–1809)在幼年就成为孤儿,从很小就随 Dominican Joseph Cavaillé 学习制作管风琴,后来于1765年在西班牙成立了自己的管风琴制作工坊。在1767年,Jean-Pierre Cavaillé 与 Françoise Coll 在巴塞罗那结婚。在1771年4月16日,他们的儿子 Dominique-Hyacinthe 出生,按照西班牙的传统,他的姓就变成了 Cavaillé-Coll。Dominique-Hyacinthe 也学习管风琴制作技术,并继续制作一些父亲未完成的作品,在法国大革命之前一直住在西班牙。在1791年,Dominique-Hyacinthe 成为了法军中的一名军官,但后因负伤退伍并再次回到西班牙制作管风琴。在1805年,Dominique-Hyacinthe 返回了法国。

Aristide Cavaillé-Coll 在1811年2月4日生于法国蒙彼利埃。他还有一个同为管风琴制作师,比他大三岁的哥哥 Vincent Cavaillé-Coll。因为波旁复辟造成了法国南部的动乱,他们家在1814年再次迁到了西班牙。这次,他们住在莱里达。在这种情况下,Aristide Cavaillé-Coll 在幼年没有接受很好的教育:他终生都为拼写问题而烦恼。他也没有接受到音乐教育:他既没学任何乐器,也没系统的学习过音乐理论。

在1822年,因为惧怕传染病,他们家又搬回了法国。Aristide Cavaillé-Coll 在早年就展示出了他在科学技术上惊人的天赋。在1829年,Dominique-Hyacinthe 把 Aristide 送回莱里达去完成他们在逃离前未完工的管风琴。Aristide 诞生了很多新想法,正是在这里,他发明了表情踏板。他还在1833年改进了圆锯。

十年磨一剑:Cavaillé-Coll 的第一台大型管风琴(1832——1841)

罗西尼在1832年访问图卢兹时,非常的欣赏 Cavaillé-Coll 家族制作的乐器,特别是他们自己发明的新乐器 Poïkilorgue。罗西尼鼓励 Aristide 到巴黎去开展自己的事业。Aristide 在1833年9月21日搬到了巴黎。在这个时候,管风琴制作行业正处于一个低谷。很多管风琴都在法国大革命中被摧毁。到了1815年,在巴黎只剩下 Pierre-François Dallery 和 Jean Somer 两家严肃的管风琴制作工坊。当时的法国古典管风琴也不再符合当时浪漫主义时代人们的音乐品味。

刚到巴黎,Cavaillé-Coll 就认识了 Henri Montan Berton,圣但尼圣殿管风琴制作委员会中的一员。在 Henri Montan Berton 的建议下,Cavaillé-Coll 参观了圣但尼圣殿,了解了这座教堂的空间和声学特点。Cavaillé-Coll 只花了三天就给出了设计草图,而且出乎几乎所有人的意料,在1832年10月2日拿到了建造协议。如前所述,Cavaillé-Coll 在这个管风琴上使用了很多新技术。在1835——1837年间,Charles Spackman Barker 在英国发明了 Barker Lever 技术,但并没有在英国找到对其感兴趣的制作师,因此决定到法国试一试。Cavaillé-Coll 很快认识到了 Barker Lever 在管风琴制作上的潜能,并和 Charles Spackman Barker 一起研究和改进 Barker Lever。因为 Barker Lever 的应用,这台拥有69个音栓的管风琴演奏起来很轻松,而这正是圣但尼圣殿管风琴制作委员会主要关注的问题之一。


25岁的 Cavaillé-Coll
25岁的 Cavaillé-Coll

圣但尼圣殿管风琴在1841年9月21日的首演大获成功。在此之后,Cavaillé-Coll 在法国被认为是最现代的、最主要的管风琴制作师。他很快接到很多订单,比如在1842年接到了翻新巴黎圣洛克堂中的 Clicquot 管风琴。

环欧洲学习之旅(1844)

为了学习其他地方管风琴师的制作经验,Cavaillé-Coll 在1844年进行了一场欧洲旅行。在他颁发于1844年9月9日的护照上写着:“身高:1.69 m;35岁;棕色头发;灰色眼睛”。他先后走访了斯特拉斯堡、鲁法克、伯尔尼、于希特兰的弗里堡、苏黎世、温特图尔、斯图加特、法兰克福、科隆、哈勒姆、鹿特丹、乌特勒支、伦敦和伯明翰。Cavaillé-Coll 作为一位革新者,对于其他人制作的管风琴经常是有批判性的。比如在斯特拉斯堡主教座堂,他参观了 Andreas Silbermann (著名制作师 Gottfried Silbermann 的兄弟)和 Johann Andreas Silbermann(Andreas Silbermann 的儿子)制作的管风琴,并在1844年9月22日的一封信中评论到:

我们之后听了 Silbermann 父子的管风琴。基础音色(jeux de fonds)非常好,但是簧管非常差。简而言之:就机械系统和供风系统而言,这些管风琴和我们所有古老管风琴有一样的品质和一样的缺陷。

除了历史管风琴(就当时而言),他也参观了一些同时代管风琴制作师的作品,比如法兰克福圣保罗教堂中的 Walcker 管风琴。这架管风琴完成于 1833 年,它的制作师和 Cavaillé-Coll 一样,也致力于探索制作符合浪漫主义音乐理念的管风琴,比如他在这台琴上第一次使用了 Swell Box。这架管风琴同样得到了 Cavaillé-Coll 在不同方面的赞扬和批评。他在一封1844年10月10日的信中写道:

这台乐器很美,但却永远是冷冰冰的,就像一个德国人一样。它的基础音色(jeux de fonds)非常好,但是它的簧管声音偏薄,独奏音栓偏弱,从整体而言声音显得有些怯懦。风箱缺乏力量,这造成了声音的温和和寡淡。75个音栓,三层手键盘,两层脚键盘(第二层脚键盘在1898年维修时被拆除:笔者注):这些数目都让我们赞叹。但正如一个法国士兵可以顶五个其他国家的士兵,一个有15个音栓、使用不同风压的管风琴,比起这个巨大的乐器,可以给我们提供更多的能量和更多的细微差别。不管怎样,它是有优点的,但是它的风箱无力,就像一个得了肺结核的美人一样。

在他的旅行的最后一站,伯明翰,他见到了伯明翰市政厅中的 William Hills 管风琴。他甚至评价说那台管风琴是令人憎恶的,它那作为外观的32’音管就像排水管一样。我们可以看出 Cavaillé-Coll 并不是一位好好先生,而是一位对技术和审美非常挑剔的人。但这种挑剔,可能正是他追求创新和高品质的动力之一。

在这次旅行中,Cavaillé-Coll 也结识了很多朋友,比如制作师 Eberhard Friedrich Walcker (Cavaillé-Coll 评价他是一个优秀的人,并与他成为了好友),Walcker 的妹夫 Carl Gottlieb Weigle,Jonathan Bätz,等等。

继续探索,在争议中进一步成长(1845——1855)

在1846年,Cavaillé-Coll 完成他的第二个代表性作品。这台位于马德莱娜教堂管风琴。这台管风琴标志了他的建造风格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这台乐器有很多新特点:

  • 整台管风琴只有一个变音音栓:主管风琴上的 Quint 2 2/3’。这说明了在变音音栓的使用上,Cavaillé-Coll 和法国古典管风琴传统背道而驰:拥有丰富而齐全的变音音栓正是法国古典管风琴的一大特点。
  • 整台管风琴只有两个 Mixture 音栓,均位于主键盘上,分别为 Fourniture V 和 Cymbale V。这同样代表了 Cavaillé-Coll 对传统的反叛:在法国古典管风琴上,Mixutre 音栓是非常重要的,它们是 Plein Jeu 这个重要音栓组合所使用的代表性音栓,代表了哨管合奏在法国古典管风琴上的极致。Cavaillé-Coll 管风琴上的 Mixture 音栓不但数量变少了,音量经常也没有那么突出了。
  • 管风琴上开始拥有更多的8’音栓,而这正可以用来模仿交响乐队中乐器齐奏的效果。比如,在这个管风琴上,出现了法国第一个浪漫派风格的 Voix céleste 音栓:这个音栓与 Viole de Gambe 一起使用(它们同属哨管中的 String 类),因为这两个音栓的频率有一点点的差别,他们在合奏时就产生了“拍”的效果,类似于弦乐齐奏时那种丰富的音响。他也并没有听从一些专家(比如 Marie-Pierre Hamels、Sigismund von Neukomms 和 Georg Joseph Vogler)的意见:他没有将自由簧用于这台管风琴。虽然使用自由簧使得管风琴家可以用一个自己控制的风箱来获得连续的强弱变化,但这带来了很多技术上的困难,比如调音、风压和音量。浪漫主义音乐的强弱变化,在管风琴上最终被证明还是适合用 Swell Box 来实现。

管风琴图片:马德莱娜教堂中的 Cavaillé-Coll 管风琴
管风琴图片:马德莱娜教堂中的 Cavaillé-Coll 管风琴(图片版权归维基百科用户 Mbzt 所有)

这种交响化的思维得到了很多人的喜爱,Cavaillé-Coll 在1846年还获得了“皇家管风琴制作师”的荣誉称号。但这种新式的管风琴也引发了一些争议。Abbé H.-J. Ply 评论道:


实话实说,当 Cavaillé-Coll 先生完成了马德莱娜教堂管风琴的时候,整个音乐界都被震惊了:这台拥有48个音栓的管风琴只有一个变音音栓,一个 Quint 3’。有很多人,包括柏辽兹,都盛赞这个创新。但是大多数有见识的艺术家都批评 Cavaillé-Coll 没有建造这些音栓。如果在一个适当的音栓组合中谨慎地使用这些音栓,它们会给管风琴带来一种别样的特征,而这种特征可以把管风琴与其他一切乐器区分开来。

从这时开始,Cavaillé-Coll 和 Félix Danjou 开始激烈地争论管风琴的未来发展。Félix Danjou 对 Cavaillé-Coll 在管风琴上进行的创新抱非常怀疑的态度。Danjou 在1938年与其他人合伙在巴黎和里昂开办了管风琴工坊,并担任艺术主管。Danjou 发起了对教会音乐的改革:他反对在教堂里演奏世俗的和歌剧性的音乐。从法国大革命开始,中产阶级在教堂里开私人音乐会就成了风尚。在19世纪40年代,管风琴在近代法国第一次出现在教堂以外的音乐厅和沙龙里。与此对应,在教堂里也会举行全部由世俗音乐组成的音乐会:军队用的进行曲和轻松的歌剧段落非常流行。在这些场景中,让管风琴模拟交响乐队中乐器声音就很实用,管风琴也可以与乐队一起演奏。Danjou 极力反对这些做法,马德莱娜教堂的管风琴就成了他攻击的靶子。事实上,他承认 Cavaillé-Coll 精湛的技术和制作的精良,但他认为 Cavaillé-Coll 把这些技术都用在了模拟交响乐队中乐器上面,而失去了管风琴的声音特征。他认为交响乐队的服务对象是世俗音乐而非教会音乐,为模仿它们而制作的超吹音管和表情踏板也是一样。他这样批评马德莱娜教堂的管风琴:


小号音色辉煌到噪杂,笛子音色听起来则有些扰人。宗教仪式中并不需要重现让耶利哥之墙倒掉的奇迹。(笔者注:据圣经记载,耶利哥城作为迦南的门户,城墙高厚,守军强壮。然而作为乌合之众的犹太人围城行走七日然后一起吹号,上帝以神迹震毁城墙)

在19世纪40年代,最欣赏 Cavaillé-Coll 管风琴的是著名管风琴家 Louis Lefébure-Wély,他经常和 Cavaillé-Coll 一起商讨管风琴的理想声音。但随着德国管风琴音乐,特别是 J. S. 巴赫的音乐,在法国被了解,Cavaillé-Coll 开始受到越来越多德国管风琴音乐的影响。在1844年,德国管风琴家 Adolf Hesse 为巴黎圣犹士坦堂的新管风琴举行首场音乐会:虽然音乐会本身反响平平,但他完美的连奏技术和带来的巴赫音乐却引发了专业圈子的关注。Cavaillé-Coll 对 Louis Lefébure-Wély 热情的真正减退是在他在1850年见到 Adolf Hesse 的学生莱蒙斯(Jacques-Nicolas Lemmens)之后。一方面,莱蒙斯非常欣赏 Cavaillé-Coll 制作的管风琴;另一方面,Cavaillé-Coll 在莱蒙斯那结合了巴赫的对位法和浪漫主义表现风格的演奏中,看到了一个全新的管风琴音乐世界,而 Louis Lefébure-Wély 对这个音乐世界则完全陌生。在这种影响下,Cavaillé-Coll 拓展了脚键盘的音域范围,使得他的管风琴可以用来演奏巴赫的管风琴作品。

在1855年2月3日,Cavaillé-Coll 与 Adèle Blanc 结婚。他们后来有6个孩子,其中三个最终长大成人。他的婚姻也给他带来了管风琴制作上更多的机会:Adèle Blanc 的一个兄弟可以接触到一些政府文件,在政府中也有一些人脉,这为 Cavaillé-Coll 拿到新的管风琴订单提供了便利。

步入巅峰(1856——1868)

在他父亲死后,Cavaillé-Coll 开始与其他人合伙建立了 A. Cavaillé-Coll Fils & Cie 公司。在这个公司的巅峰时期,平均每年有20台管风琴从公司出厂。公司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吸引了有才华的员工,比如一流的 voicer (voicer 并不是调律师,而是通过改变音管的物理参数来调整音色特征的技工,这个被称为 voicing 的过程可以说是管风琴制作里最富艺术性的过程):Gabriel Reinburg 和 Félix Reinburg 兄弟。在1848年大萧条时,他的公司有40名员工,到了1878年则有75名员工。整个公司被划分为不同的专业部门,而所有一切事务都由 Cavaillé-Coll 监督。他的办公室布满了各式各样的乐器、机器和模型,同时也有一个专业图书馆。他还有一个一台由32根音管组成,可以产生头32个泛音的设备:这台设备允许他对这32个泛音作任意组合。因为这台机器产生的巨大音响,它也被称为“地狱机器”(machine infernale)。Cavaillé-Coll 非常擅于把他在这些设备上的实验结果用数学公式表达出来:他甚至可以说是现代声学研究的创始人之一。


管风琴图片:圣叙尔比斯教堂中的 Cavaillé-Coll 管风琴(图片版权归维基百科用户 Selbymay 所有)
管风琴图片:圣叙尔比斯教堂中的 Cavaillé-Coll 管风琴(图片版权归维基百科用户 Selbymay 所有)

Cavaillé-Coll 社交十分广泛。他的朋友中包括物理学家费利克斯·萨伐尔、朱尔·利萨茹、莱昂·傅科。路易·巴斯德是他的邻居。在管风琴制作师中,他把 Eberhard Friedrich Walcker、Friedrich Ladegast 和 Wilhelm Sauer 当作自己的朋友,钢琴制作师 Sébastien Érard 和钟表制作师 Jean André Lepaute 也是他的朋友。作为乐器制作师,Cavaillé-Coll 也是很多音乐家的朋友并和他们交流关于音乐的问题和想法。他经常出现在私人音乐会上,比如圣桑、罗西尼和歌唱家 Pauline Viardot-García 的私人音乐会上。他其他的音乐家朋友还包括梅耶贝尔、安布鲁瓦兹·托马、阿尔坎、福莱、古诺、马斯内、德利布、柏辽兹、李斯特等等。

在公司成立初期,Cavaillé-Coll 的制作技术远远超过了他的法国同行。一直到了1850年代中期,他才有了一个真正的竞争者 Joseph Merklin,但 Joseph Merklin 的影响力局限在法国的某些行省。在巴黎,Cavaillé-Coll 的领导地位是毋庸置疑的。不仅如此,Joseph Merklin 基本上完全照搬 Cavaillé-Coll 的管风琴声音设计。作为一个有国际视野的管风琴制作师,Cavaillé-Coll 面临的竞争同时来自法国以外:在1855年,Henry Willis 在利物浦建造了一台有4层手键盘、100个音栓的管风琴;在1857年,Walcker 在乌尔姆建造了一台拥有四层键盘和两层脚键盘、113个音栓的大管风琴:连 Cavaillé-Coll 都说,它无疑是史上最伟大的管风琴。

为了与海外同行竞争,Cavaillé-Coll 从1857年就开始着手建造一座同等规模的管风琴:修建圣叙尔比斯教堂中的 Clicquot 管风琴。这座 Clicquot 管风琴建造于1781年,是一座法国古典风格的管风琴。Cavaillé-Coll 对它进行修缮、扩建和调整,把它改造成了一架浪漫派管风琴。在这个过程中,他保留并修缮了很多原始的 Clicquot 音管,把传统和现代完美地结合起来,是法国浪漫派管风琴的代表作。在1862年,修建工作完毕。这座拥有五层手键盘和脚键盘、102个发声音栓的管风琴,被很多人认为是最具震撼性的法国浪漫派管风琴。这座管风琴被很好地保留到现代。这也要感谢如下事实:从1870年到1971年这100多年间,这座教堂只换过一次管风琴师——在1934年,管风琴师从维尔多换成迪普雷。这两位顶级管风琴作曲家和演奏家充分发掘了这台琴的潜力,也最懂得如何维护这台管风琴。圣叙尔比斯教堂的管风琴为 Cavaillé-Coll 带来了世界性的声誉。从1863年到1868年,Cavaillé-Coll 再一次复制了这个传奇。这一次他修建了巴黎圣母院中的 François Thierry 管风琴。虽然圣叙尔比斯教堂的管风琴和巴黎圣母院的管风琴为 Cavaillé-Coll 带来了巨大的荣誉,但这两台琴并没有给他带来很好的经济效益。他不得不在公司里引入两位投资人。Cavaillé-Coll 经常太关注于管风琴制作而忽视了财务问题。在缺乏资金的时候,他甚至会自己倒贴钱来得到完美的管风琴。


管风琴图片:巴黎圣母院中的 Cavaillé-Coll 管风琴
管风琴图片:巴黎圣母院中的 Cavaillé-Coll 管风琴(图片版权归维基百科用户 Mbzt 所有)

旅英岁月(1866——1879)

虽然虽然圣叙尔比斯教堂的管风琴和巴黎圣母院的管风琴为 Cavaillé-Coll 带来了空前的荣誉,但是他不仅面临资金问题,而且面临订单缺乏的问题。

19世纪的法国历史是一部充满剧变的历史。Cavaillé-Coll 建造以上两台代表性管风琴的时候,正值由拿破仑三世统治的法兰西第二帝国时期。到了1860年代中后期,帝国面临着内忧外患,到了崩溃的边缘。在法国内部,民众不满,反对派逐渐壮大。在外部,老对手普鲁士取得了普丹战争和普奥战争的胜利,变得空前强大。在1870年的普法战争中,法国战败,帝国灭亡。拿破仑三世的投降造成了短暂的无政府局面,比如巴黎就在两个多月中被巴黎公社统治。法兰西第三共和国虽然成立的比巴黎公社还早,但一直到1875年才通过了共和国宪法。

我们可以想象,在这种情况下,Cavaillé-Coll 在法国如何能得到很多订单,如何能继续他规模庞大的公司。在这种情况下,Cavaillé-Coll 把目光转向了英国市场。虽然 Cavaillé-Coll 的管风琴赢得了很多英国人的喜爱,但因为从海外进口管风琴的高昂成本,Cavaillé-Coll 之前并未与英国客户签下任何协议。为了取得英国的订单,Cavaillé-Coll 搬到了英国。Cavaillé-Coll 在英国的事业开端于他建造于伦敦肯辛顿 Carmelite Priory 教堂的管风琴。这台管风琴的首场演出在1866年由维尔多和吉尔芒演奏。之后他接到一系列的英国订单,有来自英国著名管风琴师 William Thomas Best 的私人订单,有谢菲尔德市政厅管风琴,有布莱克本的教堂管风琴,曼彻斯特市政厅管风琴,等等。在这些管风琴中,谢菲尔德市政厅管风琴是最大、最具有代表性的。它拥有四层手键盘和脚键盘、64个音栓。它代表了 Cavaillé-Coll 管风琴中一个新的里程碑。这台管风琴有三个表情踏板,也就是四层键盘中有三排的音量可以控制;它的手键盘最高音达到了 c4,它有一整套16’、8’、4’的,水平放置的簧管独奏音栓。这些管风琴在当时得到了高度的认可。

然而,在 Cavaillé-Coll 在英国制作的八台重要管风琴里,现在只有一台还被保留在“半原始”的状态,其他都被大幅改建过。这大概是因为英国的管风琴制作师对 Cavaillé-Coll 制作的法国风格管风琴并不熟悉,而想当然地把它改建成更“英国”的风格:比如英式的 Diapason,更高风压,声音更温柔而平顺的簧管,等等。

在这段时间里,还有一件事还是让 Cavaillé-Coll 终生遗憾。作为当时的顶级管风琴制作师,梵蒂冈想邀请他为圣伯多禄大殿建造一座大管风琴。Cavaillé-Coll 在1875年为圣伯多禄大殿设计了一台拥有五层手键盘(外加一层悬置键盘)和脚键盘、155(一说124)个音栓、4个32’音栓、高26米、宽30米的大管风琴。然而,当时的教皇庇护九世虽然开始时表现得很感兴趣,但他并没有明确到底要不要建造。到最后,他只简单地宣称:“暂停我们的管风琴”(suspendimus organa nostra)。对此,连李斯特都公开对教庭表示公开谴责。在1887年,造这台管风琴的计划又被提给新教皇利奥十三世,但最终,建成的只有一个1:10的模型。至今,这个模型仍然被保存在圣伯多禄大殿的一个仓库里。事实上,Cavaillé-Coll 并不是在圣伯多禄大殿的造琴计划中唯一被坑的管风琴制作师:圣伯多禄大殿多次计划要建造大管风琴,但从来没有真正实施过。如今,圣伯多禄大殿里只有一台拥有4层手键盘和脚键盘、81个音栓的管风琴。但这台管风琴显然与圣伯多禄大殿那巨大的空间不匹配,因为被戏称为“世界上最大的合唱管风琴”(合唱管风琴一般指教堂里除主管风琴以外,一台位于唱诗班附近、规模较小、专用于配合唱诗班的小管风琴)。

晚年生活和晚年代表作(1880——1899)

Cavaillé-Coll 晚年的代表作包括:

  • 图卢兹圣塞宁圣殿中的管风琴。这台管风琴完成于1889年,有三层手键盘和脚键盘,54个音栓,3458根音管,高10.3米,宽8.7米,纵深4.1米。这台管风琴以建于1845年的 Daublaine-Callinet 管风琴为基础改建。维多尔把他的第十管风琴交响曲(Romane)献给这座管风琴。在1950年, Maurice Puget 对这台琴进行了一些小的调整,来使得它更符合当时流行的新古典主义审美品味。在1996年,这台琴被重新修改回它在1889年的原本形态。
  • 鲁昂圣旺教堂中的管风琴。这台管风琴完成于1890年,是 Cavaillé-Coll 最后的杰作。这台琴以 Crespin Carlier 在1630年建造的管风琴为基础改建,有四层手键盘和脚键盘,64个音栓,尤以其异常有力的 Contre Bombarde 32′ 音栓著名。这台管风琴的首演由维多尔演奏。维多尔对它赞不绝口,把它比作米开朗基罗。这座管风琴如今还基本保持它在1890年的原本形态,是管风琴界不可多得的瑰宝。

这两台管风琴作为 Cavaillé-Coll 晚期的代表作品,凝结了 Cavaillé-Coll 毕生在管风琴制作上探索的经验。它们都是在世界范围内闻名遐迩的管风琴。虽然对于这两座教堂的巨大空间来说,这两台琴都算比较小,但它们的声音具有无上的美感和巨大的穿透力。他们丝毫不逊色于圣叙尔比斯教堂和巴黎圣母院的大型 Cavaillé-Coll 管风琴。


管风琴图片:鲁昂圣旺教堂中的 Cavaillé-Coll 管风琴(图片版权归维基百科用户 Tango7174 所有)
管风琴图片:鲁昂圣旺教堂中的 Cavaillé-Coll 管风琴(图片版权归维基百科用户 Tango7174 所有)

在这个时期,Cavaillé-Coll 面临严峻的资金问题,公司一直在破产的边缘。他的视力和听力也开始下降。他拒绝在他的管风琴上使用一些新的创新,比如电动——气动联动(electro-pneumatic action),而坚持他高品质、纯手工、纯机械、以艺术为第一要务的制作。Cavaillé-Coll 制作的最后一台大型管风琴是1898年为 Ilbarritz Castle 的 Baron de L’Espée 建造的拥有四层手键盘和脚键盘、70个音栓的管风琴。这时,他已经87岁高龄。在1898年3月15日,为了避免公司进一步的经济问题,他把公司卖给了他以前的学徒 Charles Mutin,公司也被更名为 Mutin-Cavaillé-Coll。事实证明,Mutin 在财务管理上确实有一套,公司很快就开始盈利了,管风琴的品质也没有下滑。然而在1905年,法国颁布了《政教分离法》,建造大型管风琴开始变得越来越困难,Mutin 基于经济考量也不得不降低管风琴的制作水准。在1924年,Auguste Convers 取代了 Mutin 的职位,但他推动的电子联动管风琴是失败的。最终,Cavaillé-Coll 创建的公司与著名的钢琴制造商 Pleyel(肖邦最喜爱的钢琴品牌)在1941年合并。

在 Cavaillé-Coll 选择退休后的第二年(1899),他在圣叙尔比斯教堂附近的家中逝世,享年88岁。他的葬礼在圣叙尔比斯教堂举行,维多尔为他的葬礼演奏管风琴。

本文为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organ(at)yueyao1982.com。链接地址:https://www.organtube.com/aristide-cavaille-coll/

作者: 岳耀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organ@yueyao1982.com

contact@yueyao1982.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