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乐器演奏

学钢琴必须学哈农吗?哈农到底地位如何?

《哈农》这本书实在是一言难尽。我先大概回答一下题主的问题。 学钢琴当然不是必须学哈农。不谈主要为羽管键琴和管风琴创作键盘音乐的 J. S. 巴赫和主要为早期钢琴作曲的海顿和莫扎特等…

《哈农》这本书实在是一言难尽。我先大概回答一下题主的问题。

学钢琴当然不是必须学哈农。不谈主要为羽管键琴和管风琴创作键盘音乐的 J. S. 巴赫和主要为早期钢琴作曲的海顿和莫扎特等人,就算为基本成型的现代钢琴作曲的肖邦和李斯特等 19 世纪早期出生的钢琴大师,又有哪个弹过出版于 1873 年的《哈农》呢?

《哈农》在中国的钢琴(入门)教育中,一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其他一些国家,《哈农》也颇具影响力。但《哈农》究竟是什么类型的技术练习曲集?《哈农》无可替代吗?甚至《哈农》是谁写的?学钢琴可以不使用哈农之类的手指练习教材吗?

本文就试图回答一下上面这些问题。

1、《哈农》是谁写的?

答案出乎意料的简单:《哈农》是哈农写的。这位哈农先生的全名叫夏尔-路易·哈农(Charles-Louis Hanon)。《哈农》这本书事实上根本不叫《哈农》,而叫《通过 60 首练习成为钢琴大师》(The Virtuoso Pianist in 60 Exercises),一般这本书被称为《哈农》是因为不少版本的《哈农》封面上有一个超大字号的 HANON(比如美国的 Schirmer 版和德国的 Peters 版)。

Schirmer 版哈农
Schirmer 版哈农

既然哈农先生承诺我们成为钢琴大师,那他本人一定是钢琴大师吧?很遗憾,并不是,他事实上连一个钢琴家都算不上。他出身草根,没接受过正规音乐教育,也没像戈多夫斯基那样基本靠自学成为钢琴大师。《哈农》这本书和之前其他一些书相比事实上也没有什么新意,能取得如此高的江湖地位和很多机缘巧合有关。

我们先来看看这位哈农先生的简历。夏尔-路易·哈农于 1819 年 7 月 2 日出生于法国北部的乡村 Renescure(在 2018 年有 2080 位居民)。他早年和附近大城市滨海布洛涅(Boulogne-sur-Mer,2017 年有 40874 位居民)圣约瑟夫教堂的管风琴师 Charles Vervoitte 学习演奏管风琴。除此之外,他并没有接受过正规的音乐教育(虽然有零星资料说他和巴黎音乐学院的 Charles-Wilfrid de Bériot 学习过)。在 1846 年,哈农移居滨海布洛涅并接任了 Charles Vervoitte 在圣约瑟夫教堂的职位,成为了一名管风琴师。不幸的是,滨海布洛涅诞生了一位管风琴天才——亚历山大·吉尔芒(Félix-Alexandre Guilmant):在 1853 年,他的职位被年仅 16 岁的吉尔芒替代。官方资料说哈农被迫放弃职位是因为未经许可的缺席,但也有不少人怀疑他之所以被解雇是为了给吉尔芒腾位子。但不管怎么样,据说哈农在 15 年之后在滨海布洛涅仍然是一位令人尊敬的管风琴师。然而在滨海布洛涅 19 世纪下半叶成百上千的有关音乐的历史资料中,没有一份提到过哈农,不管是作为作曲家还是作为演奏家都没有。

夏尔-路易·哈农
夏尔-路易·哈农

根据一篇 1869 年的文章,哈农在“Les Frères Ignorantins”这个修道院团体里从事音乐教育工作。这个团体给贫穷的儿童提供免费的音乐教育。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在 1859 年出版了《Système nouveau》:这是一本教授如何给素歌配伴奏的书。它面向的是零基础学员,使用简谱而不是五线谱,在当时大受欢迎,连续出版了三十多年,甚至在 1867 年得到了教皇庇护九世的褒奖。教皇把哈农封为“Accademia Nazionale di Santa Cecilia”的荣誉会员:这对哈农这个虔诚的信徒来说是莫大的荣耀。要知道,音乐从来不是哈农先生生活中唯一的重心:他是方济各会第三会的会士和文生·德·保禄会会员。《Système nouveau》在同年还在巴黎世界博览会上获得了荣誉奖。

与在公众领域获得的成功不同,使用简谱记谱的《Système nouveau》在专业圈受到了猛烈的批评。Oscar Comettant 说:“整个这个体系都是最不可忍受、最危险、最不可接受的。它是眼睛给耳朵戴上的虚假面具,是一个谎言、一个错乱、一个混沌”。他还虚构了一个故事:

哈农先生,滨海布洛涅的管风琴师,一个天才的管风琴师,最近告诉了我他在这些(为了寻找全法国最弱的学生来证明他教学方法的有效性的)旅行中的做法。

每到一个城市,他会找到那里的教会,夹着他的书,看起来是一个高贵的、敬业的老师。

哈农跟主教说:“先生,您这个教区里是否恰好有一个智力有限的学生?”
主教笑着说:“有”。
哈农接着说:“还有一点,我对‘智力有限’这个词有一些疑惑。你的学生是真的傻,还是只是别人说他傻?”
主教说:“完全是个傻瓜,先生。我自己好几次亲眼所见。”
哈农满意地说:“啊!那就更好了。我听说您的教会在整个地区是最大的,在您这儿找到我需要的(学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主教在所有迟钝的学生中找到最笨的,并把他连灵魂带肉体一起带给了哈农先生。这个迟钝的学生有着长长的耳朵。他慢慢地挠耳朵来显得更勇敢和高兴一些(这里有一个谐音梗儿:发音与 Hanon 相似的 ânon 在法语里是“小驴”的意思)。

这位《全民管风琴家》的作者说:“你好,我的朋友。我听说你性情愚钝……你记忆力差……你无法学会写字……简而言之你不是一个学者……在八天以内你就可以学会给素歌伴奏,虽然你既不知道这第一个符号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什么叫管风琴伴奏,你甚至可能都不知道管风琴是什么。你喜欢音乐吗,我的朋友?”

这个学生断断续续笑了几声又接着挠他的右耳,然后是左耳。

哈农先生说:“非常好,你的反应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八天以后,你将在主教面前进行你作为管风琴伴奏师的第一场演出。你所有的教友都将见证你的胜利。”

以上这个讽刺性的描述生动地说明了哈农的作品是“面向大众的”,他的目标是要让最笨的学生都能有所进步。为此,他甚至可以使用简谱。

​之后,哈农出版了一套钢琴教材,《哈农》正是这套教材的第三部分。关于这套教材,我们在下一节中再详述。

哈农于 1900 年卒于滨海布洛涅,享年 81 岁。

2、《哈农》和其影响力

​现在一般被称为《哈农》的《通过 60 首练习成为钢琴大师》出版于 1873 年。它事实是哈农一共分四部分的钢琴教材的第三部分。这套书的第一部分讲基本的乐理,第二部分是钢琴名曲的改编,第四部分是哈农自己的作品和另外一些改编作品,其中第四部分共 31 首分四卷出版。包括 12 首小曲的第一卷名为《年轻钢琴家的快乐》:它被 Rougier 评价为“能和这些曲子微不足道的内容相匹敌的只有它们空洞的名字”。

《哈农》这本书分为三部分:

  • 第一部分从第 1 条到第 20 条。哈农对这部分的说明是:“为获得手指敏捷性、独立性、力量和完美均匀性而作的预备性练习”。哈农说,在这 20 个练习中,先从每分钟 60 拍开始练,逐步提高到每分钟 108 拍。他还要求学生把手指抬高,准确弹奏出颗粒性很强的音。第一部分是这本书最受欢迎的部分。
  • 第二部分从第 21 条到第 43 条。哈农对这部分的说明是:“为大师练习而为手指准备的超级(Transcendent)练习”。从第 21 条到第 31 条,哈农使用了 4/4 拍(最后一首是 3/4 拍)来取代第一部分中的 2/4 拍:这就让这些手指练习曲的长度增加了一倍,对耐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从第 32 首到第 38 首则集中训练大拇指从其他手指下穿过的能力。有了这个基础,在第 39 条里,哈农列举了所有 24 个调的音阶(小调还区分了和声小调和旋律小调),还在每个音阶的最后加上了终止式。在第 40 条中,哈农列举了双手同向和反向,相差八度、大小三度和大小六度的各种半音阶练习。第 41 条列举了所有 24 个调的琶音;第 42 条列举了所有减七和弦的分解和弦;第 43 条列举了所有属七和弦的分解和弦。单单这些音阶、琶音、属七、减七就经常可以作为一本书单独出版,老实厚道的哈农先生在这里随书赠送,可谓诚意满满、童叟无欺。然而,把这些练习称为超级(Transcendent)练习,虽然能激发学生的斗志和成就感,但实在是吹牛不上税:Transcendent(al) 这种词在李斯特那里是用于超级练习曲的(S. 139),在哈农先生这里却被指代音阶和琶音。
  • 第三部分从第 44 条到每次 60 条。哈农对这部分的说明是:“为掌握最难技术而作的大师(Virtuoso)练习”。这部分包括了轮指、装饰音、三六度重复音程、双三度练习、八度练习、保持音练习、震音练习等。把这些技术说成是超越了“超级练习”的“大师练习”,实在是夸张得令人无语。这种极度夸张的语言风格可能与这本书的流行不无关系:这位“修辞大师”给学生打上了鸡血,让他们以为自己正在征服帕尔纳索斯之巅,殊不知作者本人离那里还有十万八千里。

在 1878 年,这一套书在巴黎世界博览会上获得银奖。同年,《哈农》被巴黎音乐学院和布鲁塞尔皇家音乐学院使用。在 1878 年再版时,《哈农》的封面上出现了巴黎音乐学院三位著名的钢琴教授认可:Antonin Marmontel、Félix Le Couppey 和 Georges Mathias(肖邦的学生)。它也得到了布鲁塞尔皇家音乐学院和圣彼得堡音乐学院教授 Louis Brassin 的认可。

无独有偶,莫斯科音乐学院也很快就大规模使用《哈农》。毕业于 1891 的拉赫曼尼诺夫在 1917 年的一个访谈中说道:

​听听俄国那些帝国音乐学院使用的总体规划可能是有趣的。整个过程为时九年。在前五年里,学生主要从《哈农》这本书中获得技术训练。这本书在音乐学院里被广泛应用。事实上,它是学院使用的唯一一本严格技术训练方面的书。所有的练习都在 C 调上。这些练习包括音阶、琶音以及为专门技术训练而设计的其他练习。

在第五学年末尾会有一场考试。这场考试分为两部分。考试先考查学生在技术上的娴熟程度,然后再考察他们在演奏乐曲、练习曲等曲子的娴熟程度。然而,如果学生没有通过技术考试,他就不被允许继续参加第二部分的考试。学生对《哈农》书中的练习烂熟于心:他们听到编号就可以马上知道是哪首练习。比如,考官可能让他弹第 17 首,第 28 首或第 32 首,等等。学生立即就坐到钢琴前并开始演奏。

虽然所有的练习原本都是在 C 调上的,但学生可能被要求在任何调上演奏:他已经非常彻底地学生和练习了它们,因此他应该可以在任何调上演奏。节拍器测试在考试中也被使用。学生知道他会被要求以一定速度演奏这些练习。考官说出速度,然后节拍器就开始打拍子。比如,考官会要求学生以每分钟 120 拍,每拍八个音的速度演奏降 E 大调音阶。如果他成功完成了这个考核,考官会给他一个分数,并开始后续的考核。

从个人的角度来说,我相信强制要求完整的技术知识(训练)是非常重要的。能弹少数几首曲子的能力并不构成音乐上的娴熟:那像是拥有几个曲调的八音盒。学生的技术范围应该能容纳一切。


Peters 版哈农
Peters 版哈农

从以上这些描述可以看出,虽然哈农先生既没受过完整的音乐教育,也难以称得上是一个演奏家,但他的这本《哈农》却确实在出版之后短短几年内就获得了巨大的影响力。被当时世界上几所顶级的音乐学院所采用应该说是他能成功的决定性因素。至于哈农先生具体是怎么“运作”的,我们倒是不得而知。特别是在俄国,它被当成非常重要的教材。而我国从建国初期一直到改革开放,钢琴教育体系大体继承自苏联,因此《哈农》在我国钢琴教育中的地位就不言而喻了。

虽然取得了巨大成功,但《哈农》这本书从任何方面看都没有什么新意,除了两点:

  • 对所有学生都友好,学习曲线非常平缓。每个调上的音阶、琶音、属七、减七都事无巨细地写出来。不管学生是什么智商,天赋怎样,都能用它来取得进步。哈农甚至给几乎每一条练习加上说明,以及具体如何弹,如何提速。这和上面提到的《Système nouveau》有异曲同工之处,Oscar Comettant 的那个虚构故事也绝妙地说明了这一点。
  • 哈农在前言以及整个书里一直给学习者“打保票”:想要弹好钢琴,你只要怎么怎么做就行了,以及你必须怎么怎么做。事实上,《哈农》这本书本来的名字《通过 60 首练习成为钢琴大师》就有很大程度上自吹自擂的成分。在前言中,哈农先生先是夸大了学钢琴的难度:“一个人在挑战任何难度的钢琴作品之前,必须学十年八年的钢琴”,并指出了业余演奏者的很多问题,比如四五指太弱,左手演奏能力太差等等。然后哈农说自己研究了很多年,搞出了这套“使得在短得多的时间内学会所有钢琴技术成为可能”的教材。然后他说这套书是为所有钢琴学生而准备的,可以解决钢琴上所有的技术难点。他建议初学者在开始学钢琴大概一年以后开始使用这本教材。更有经验的学生可以很快地学完这本书。然而学完就完了吗?哈农告诉我们这是一本“宝典”。没有足够的时间练琴怎么办呢?没关系,弹几个小时《哈农》你的手指灵活性就回来了。在学完以后,每天只要用一个小时就可以把整本书弹一遍。如果你每天坚持弹,那么过一段时间,所有的困难都会“如同魔法般地”消失,你手下将发出美妙的、清晰的、干净的、珍珠般的声音:而这被哈农先生宣称为“杰出钢琴家的秘笈”。虔诚的哈农先生在这里简直就好像给钢琴学生们指出了通往天堂的道路。然后在每条练习前面,哈农先生又会指导学生这个曲子的练习要点是什么:他简直就像是一个在通往天堂路上守护学生的天使。在整本书的最后,哈农先生又出来宣布“天堂近了”:因为学生练习了整本书,他已经攻克了主要技术难点,接下来应该每天整体练习一遍来达到更加熟练的效果。然后在最后的最后,哈农说:“最伟大的艺术家认为仅仅为了保持他们的技术,每天就需要花几个小时去练习基本技术。因此,我们不应该因为我们夸大如下事实被指责:我们要求一个想要获得大师级技术的学生每天把整本书弹一遍。”

为什么说《哈农》这本书在其他方面没有新意呢?

  • 早在哈农刚出生时,Aloys Schmitt 在 1820 年就出版过一部技术训练和练习曲集(Op. 16),包括第一卷中的 213 条技术练习和第二、三卷中的 61 首练习曲。那些技术练习中的手指独立性练习,很多比哈农中的难多了。《哈农》中的前半部的技术练习和 Schmitt 书中从第 170 条到第 213 条的“全键盘练习”非常相似,其中第一条和 Schmitt 第 170 条是完全一样的。不像哈农那样“事无巨细”,Schmitt 经常就写一两个小节,让学习者自己“举一反三”地练下去,比如指明练 12——15 遍。当然,作为一本半个世纪之后出版的技术训练教材,哈农这本书还是包括了一些(对于初级演奏者而言)比较新的技术,比如轮指、八度、震音等。
  • 虽然和 Schmitt 相比,哈农还有些新意,但和李斯特的钢琴技术训练(S. 146)相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S. 146 创作于 1868——1873 年,早于《哈农》出版的 1873 年,在 J. Schuberth & Co 版中共 12 卷 421 页。比起 S. 146 这个由真正的钢琴大师创作的、真正能担得起《通过 xx 首练习成为钢琴大师》这种名字的手指练习曲集,《哈农》只相当于一本给中小学生写的手指练习曲集。

所以,哈农这本书之所以会出名和流行,并不在于它的质量有多高,内容有多新,而在于哈农先生抓住了很多钢琴学习者的心理,他本人为这本书争取到了一些机会,以及这本书在后来历史中“逆天”的运气。但平心而论,这本书的内容和编排还是不错的,否则也不可能流行得如此广泛。

3、如何看待《哈农》

就像拉赫曼尼诺夫所说的,完整的技术训练对学习钢琴是非常重要的,而《哈农》作为入门教材还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当然《哈农》不是唯一的选择:除了《哈农》之外,技术训练教材还有上面提到的 Aloys Schmitt 的技术训练教材、大小 Pischna、Dohnányi 的教材、科尔托的《钢琴技术的合理原则》、李斯特的 S. 146 等等。

我们要进行完整的技术训练,甚至都不一定需要使用技术训练教材,但那对老师和学生事实上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先谈谈使用技术训练教材有哪些优点:

  • 让初学者可以进行长时间的手指跑动。初学者弹的乐曲一般比较短,而且较少有集中的手指跑动。因此,如果不进行精心选曲,就很难充分练习手指的跑动能力。而手指跑动训练是极为重要的:它可以锻炼我们手上肌肉的力量和耐力。手上没有强大的肌肉群,手上的架子就缺乏弹性,而且弹的时间一长或者弹稍微有点儿难度的曲子,手就会酸痛或者不听使唤。
  • 不太需要读谱,可以专心在技术细节上。很多初学者在弹乐曲时,手忙脚乱,很少能充分关注技术。《哈农》之类的模式化练习,则把初学者从那些任务中解放出来,使得他们可以专注技术标准、解决技术问题。
  • 左右手都得到了较好的训练。初学者弹得很多乐曲对左手要求都不高,如果只弹那些曲子可能会导致左右手技术发展的失衡。技术训练教材则一般同样强调左手和右手。
  • 对训练稳定的节奏感有好处。
  • 即使其他练习都不弹,《哈农》中的音阶、琶音、属七、减七等练习也还是很有价值的:这些东西是调性音乐的根本(一般而言,初学者对无调性音乐没什么兴趣)。系统化正是《哈农》的一大优点。

所以在钢琴上弹技术练习,就像做体育运动之前压腿、练马步一样:它为我们提供了扎实的技术,过硬的力量、速度和耐力。

然而,盲目地进行技术训练又有很多潜在的问题:

  • 养成机械演奏、弹琴不动脑的坏毛病。如果只是机械地进行这些技术练习,那么学生基本不太需要动脑,因此容易养成在弹钢琴时脑子“神游太虚”的毛病。有人甚至觉得这练习太过无聊,所以一边进行手指练习一边看小说。弹《哈农》时神游太虚,那么弹乐曲时也容易神游太虚,机械演奏的习惯也可能会导致学生把乐曲弹得跟技术练习一样枯燥乏味。而正确进行这些技术训练的方法,应该是让大脑不停检验自己的演奏效果,分析动作在哪里不够精简,肌肉在哪里不够放松,声音在哪里音色不对,并思考如何解决,然后再检验那个解决方法是否有效。总而言之,弹琴需要动脑而不仅仅是动手。
  • 机械使用教材中的练习并不能说是高效的方法。在这种练习中,读谱能力、音乐表达能力等其他只得到很少的锻炼。条目中训练的技术也不一定是你真正欠缺的或者最需要训练的技术。这样一条一条地、按部就班地弹下来确实能给学生一个全面的训练,但同时也耗费了大量的时间,而且并没有针对学生的弱点进行强化练习。
  • 不能帮助学生建立对和声、对位、曲式、作品风格等方面的直觉和概念。《哈农》中使用得最多的就是模进,但这种模进并没有指向性,或者说它并没有解决到哪里去(除了整个练习的最后一个音)。对于和声、对位、曲式、作品风格等方面则基本不涉及。这也是使用《哈农》之所以不高效的原因之一。

那不用《哈农》等技术训练教材,我们怎么训练技术呢?事实上很简单:

  • 找一些可以训练手指,读谱容易,同时又有一些艺术性的曲子来练。虽然在浪漫主义时期,这种类型的初级曲子比较罕见,但在巴洛克时期和文艺复兴时期,这类曲子浩如烟海(这也是在浪漫主义时期之前基本没有人写练习曲的原因之一!)。J. S. 巴赫在教导 W. F. 巴赫演奏键盘乐器时使用的是初期的、相对于常见版本相对简单的《平均律键盘音乐曲集》中的前奏曲。它们事实上被安排在创意曲之前学习。
  • 在弹乐曲时,找到自己技术薄弱的环节,套用哈农“编写练习”的方法或者自己发明的更好的方法(比如编得更有音乐性),自己去编一个手指练习来训练自己的手指。这样既有针对性,又清楚自己在解决什么问题,以及为什么要练这个练习。

总之,不管练不练《哈农》,技术训练都是必要的;不管练不练《哈农》,动脑子弹琴都比不动脑子弹琴好(当然不能在没有老师指导的情况下自己乱想)。如果你既自己没有经验,也没有足够好的老师指导,想使用常规的,别人给你指定好的方法练习,那弹弹《哈农》等手指技术练习是不错的选择;如果你不想弹那些,你和你的老师就必须得有本事用其他的方法来让你获得完整的技术训练:这事实是一条更有挑战的路,但要是真能走好效率会高很多,效果也会好很多。如果以上两条路你都不想选,那对不起,你学出来的效果大概就仅限于自娱自乐。

本文为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organ(at)yueyao1982.com。链接地址:https://www.organtube.com/is-hanon-a-must-in-learning-piano/

作者: 岳耀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organ@yueyao1982.com

contact@yueyao1982.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