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管风琴演奏家

女性管风琴家的骄傲——Jeanne Demessieux(1921——1968)

1958年 Jeanne Demessieux 在圣约翰神明座堂的管风琴旁 她在这座管风琴上获得了创作著名的 Te Deum(Op. 11)的灵感 Jeanne Demessieu…


管风琴作曲家,管风琴演奏家,Jeanne_Demessieux
1958年 Jeanne Demessieux 在圣约翰神明座堂的管风琴旁
她在这座管风琴上获得了创作著名的 Te Deum(Op. 11)的灵感

Jeanne Demessieux 是法国现代著名管风琴演奏家、作曲家、钢琴家和教育家。她是有史以来演奏技术最高超的管风琴演奏家之一。她可以背谱演奏两千五百多首管风琴曲目,包括巴赫、弗兰克、李斯特和门德尔松的全部管风琴作品,以及到 Opus 41 为止马塞尔·迪普雷的全部管风琴作品。她一生在法国、英国、比利时、荷兰、瑞士、德国和美国等地开过七百多场音乐会。作为作曲家,她私人的作品目录大概包含一百首作品,但迄今为止大概只有三分之一被发表。她最重要的作品当然是管风琴作品。作为管风琴作曲家,Te Deum(Op. 11)是她最著名的作品,经常被认为是法国浪漫/现代管风琴学派中以赞美诗为题材的作品中的巅峰之作;她的六首练习曲(Op. 5)被认为是管风琴作品中技术难度最高的作品之一。她的其他作品包括钢琴作品、艺术歌曲、管弦乐作品以及清唱剧《罗兰之歌》。他的作品得到了梅西安的高度评价,后者说她的作品具有“独特的香味”(parfum unique)。

Jeanne Demessieux 的高光时刻:一个传奇的诞生

1946年2月2日,1725名观众齐聚巴黎的普莱耶尔音乐厅,来聆听一位年轻女性管风琴家的首次演出,更准确的说是首演系列的第一场。他的老师、巴黎音乐学院管风琴教授、在20世纪管风琴史中举足轻重的马塞尔·迪普雷在 Jeanne Demessieux 首次演出前曾对 Léonce de Saint-Martin 说过:“你知道我从不信口开河,但我说 Jeanne Demessieux 是所有管风琴家中最伟大的”。在 Jeanne Demessieux 首次演出后,马塞尔·迪普雷说:“你在今晚向我们展示了,我们正在亲眼目睹一个现象级的事件,不亚于年轻时的巴赫或莫扎特”;著名管风琴作曲家和演奏家莫里斯·迪吕弗莱幽默地说:“和 Jeanne Demessieux 比起来,我们在座各位的脚键盘演奏就像大象一样(笨重)”。与其他管风琴家不同,Jeanne Demessieux 在演奏中穿高跟鞋:所有人都惊叹那细细的鞋根如何可以永远都踩在琴键的正中央。首演系列包括六场音乐会,每场都产生了轰动效应:这种盛况,在管风琴界之前没有发生过,之后也没有发生过。


演奏中的 Jeanne_Demessieux
演奏中的 Jeanne Demessieux

在短短几年内,她就开了二百多场音乐会,在欧洲所有重要城市都留下了琴声。精湛的技术,美丽的外貌,优雅的举止,让她的名声席卷欧洲。1947年2月26日,她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举办了她的伦敦首演。她在1953年美国首次巡演后引起轰动。在同年,她还为年轻的伊丽莎白二世女王演奏。Jeanne Demessieux 同时也是一位卓越的即兴演奏家,在听完她即兴演奏完一首四乐章的管风琴交响曲后,伦敦管风琴音乐协会的会长 George Thalben-Ball 说:这一定是作弊,因为没有人可以构思得这么快。毫不夸张地说,Jeanne Demessieux 是第一位世界知名的女性管风琴家,也是当之无愧的管风琴女王。

Jeanne Demessieux 的青葱岁月,以及与管风琴的结缘

我们不禁会问,这位年轻的女性管风琴家,之前的经历是怎样的?

Jeanne Demessieux 在1921年2月13日出生于法国南部的蒙彼利埃,全名是 Jeanne Marie-Madeleine Demessieux。她父母不从事音乐工作,但都喜欢音乐,经常去参加音乐会。三岁时,她的父母带她去听了格鲁克的歌剧《奥菲欧与尤丽狄茜》,结果在晚上回家后,Jeanne Demessieux 就自发地唱起了歌剧中的一段咏叹调。这时,她的音乐天赋被发现。在1928年,她正式到蒙彼利埃音乐学院学习音乐,并在4年后获得钢琴一等奖和视唱练耳一等奖。因为笃信她的天赋,她们全家搬到巴黎。开始时,Jeanne Demessieux 决心成为一名钢琴家和作曲家。在1933年,Jeanne Demessieux 开始了在巴黎音乐学院的学习。她开始时随 Simon Riera 学习钢琴,但师生的关系并不融洽。但她仍然在飞速地进步:据记载,她在8天时间里就练好了两首李斯特的超技练习曲,李斯特的第六匈牙利狂想曲,贝多芬第106号奏鸣曲,巴赫的半音阶幻想曲与赋格,以及几首肖邦的练习曲。

至此,Jeanne Demessieux 的学习生活和管风琴还没有交集。然而,一次巧合改变了她一生的命运。作为虔诚的天主教徒,她们一家在1933年一到巴黎就参加了 Saint-Esprit 的教会。教堂的负责人发现了她的天赋,就把她任命为“管风琴师”,虽然他们教堂的管风琴还没有安装,Jeanne Demessieux 也没有弹过管风琴。一年后,由Albert Alain(Jehan Alain 的父亲)设计、由 Louis Debierre 制作的管风琴已经运达教堂并开始安装,教堂负责人就决定给 Jeanne Demessieux 找一名管风琴老师。巴黎音乐学院的管风琴老师马塞尔·迪普雷无疑是最佳人选。在1936年10月8日,Jeanne Demessieux 参加了马塞尔·迪普雷的面试。在对钢琴、管风琴和即兴进行了全面考核后,马塞尔·迪普雷决定收 Jeanne Demessieux 为徒。

Jeanne Demessieux 与恩师马塞尔·迪普雷的学习

五年后的1941年,刚满20岁的 Jeanne Demessieux 在巴黎音乐学院获得了管风琴演奏一等奖:到那时为止,只有她和梅西安在第一次考核时就获得了一等奖。在此之前,她获得了和声一等奖(1937),钢琴一等奖(1938),以及对位与赋格一等奖(1939)。

虽然一般来说,获得了一等奖就意味着学业结束,但马塞尔·迪普雷有更长远的计划。他意识到了这个年轻的音乐家有着超凡的天赋,超强的学习能力、记忆力和工作能力,是他一直寻找的法国管风琴传统的继承人。他要把从维多尔那里继承的火炬传递给 Jeanne Demessieux。马塞尔·迪普雷决定再免费教 Jeanne Demessieux 五年。作为回报,Jeanne Demessieux 帮助马塞尔·迪普雷编辑巴赫和亨德尔的管风琴全集——后者事实上完全是由 Jeanne Demessieux 一人完成的。编辑工作更加深了她对音乐的理解。在这五年间,他们经常一周上几次课,每次课几小时。Jeanne Demessieux 在这五年里收获巨大,马塞尔·迪普雷传授给她海量的音乐知识,比如指导了她对巴赫几乎所有管风琴作品的演奏。马塞尔·迪普雷多次告诉 Jeanne Demessieux,她是他未来的继承人,虽然她是一位女性,但世界必须接受这个事实。Jeanne Demessieux 在这期间也经常在马塞尔·迪普雷不在的时候,替他演奏圣叙尔比斯教堂中的管风琴。在那时的 Jeanne Demessieux 的眼中,马塞尔·迪普雷就是她在音乐上的父亲。

马塞尔·迪普雷对 Jeanne Demessieux 的职业道路进行了精心策划。在她首次演出之前,马塞尔·迪普雷不让她开任何音乐会,也不让她参加任何比赛。而她1946年的6场首演音乐会也是马塞尔·迪普雷精心策划的结果。马塞尔·迪普雷把这6场音乐会称为“历史性的演出”。他事无巨细地“设计”了这个音乐会系列:比如音乐会选址,演奏台摆放的角度,演奏前管风琴的修缮,等等。这6场首演音乐会事实上只是马塞尔·迪普雷计划中的一部分:他之后为 Jeanne Demessieux 安排了许多国外的演出。马塞尔·迪普雷也计划让她在美国巡演,打算把她打造成一个明星,一个好莱坞式的美国明星。但这一次,Jeanne Demessieux 却第一次回绝了他的老师。

马塞尔·迪普雷与 Jeanne Demessieux 的决裂

马塞尔·迪普雷在1946年12月从自己的美国巡演归来之后,就再从未与 Jeanne Demessieux 说过一句话。而这其中的原因,连 Jeanne Demessieux 本人都不是很清楚。她去问了马塞尔·迪普雷无数次,但得到的从来都是冷冰冰的沉默。当然,对这场事件的原因,外界的猜测从来没有停止过。有人说,这是因为 Jeanne Demessieux 没有遵从马塞尔·迪普雷的意思去美国巡演;有人说,Jeanne Demessieux 已经成为了一个自身很优秀的人,她不可能一直生活在另一个人的阴影之下;有人说,这是因为在马塞尔·迪普雷去美国期间,Jeanne Demessieux 参加了他的死对头——André Marchal——举办的活动。

当时法国的管风琴界分为水火不容的两派:一派是以马塞尔·迪普雷为代表的传统浪漫派,这一派传承自维多尔和吉尔芒,理想乐器是以 Cavaillé-Coll 管风琴为代表的法国浪漫派管风琴;另一派是以 André Marchal 为代表的改革派,他们参与的管风琴改革运动以复兴巴洛克音乐为目标,理想乐器是以 Arp Schnitger 管风琴为代表的巴洛克管风琴。Jeanne Demessieux 成为了这场斗争中的牺牲品:一方面,她遭到了马塞尔·迪普雷的抛弃,另一方面,她的演奏风格被改革派认为是过时的,而她也不赞同改革派的本真演奏,认为演奏者有自己的权利(进行二次创作)。因此,巴黎管风琴界想极力抹杀掉她的存在。Jeanne Demessieux 的这种尴尬境遇反而被很多年轻管风琴演奏家视为机遇:明星的退场给了他们更多的机会。

但是在法国以外,Jeanne Demessieux 却受到了空前的欢迎。她于1953年、1955年和1958年三次到美国巡演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同时也遭到了很多人的嫉妒。但之后,她拒绝再去巡演,因为她要照顾年迈的父母,而且她讨厌旅行中的舟车劳顿。另外,因为她年轻的一个好友死于空难,她对坐飞机旅行一直有着恐惧。除非十分必要,她拒绝乘坐飞机,这也限制了她的国外演出。

Jeanne Demessieux 不得志的晚年

虽然她不再是那个万众瞩目的明星,但她之后的境遇在普通人看来,仍然是成功的。在1950——1952年,她担任南锡音乐学院教授;在1952——1968年,她担任列日皇家音乐学院教授。在1962年,她被任命为巴黎马德莱娜教堂的管风琴师。这座教堂中有一座著名的 Cavaillé-Coll 管风琴,在这座教堂担任管风琴师的著名音乐家包括:卡米尔·圣桑,提奥多·杜布瓦(曾任巴黎音乐学院院长),加布里埃尔·福莱(曾任巴黎音乐学院院长,是提奥多·杜布瓦的继任者),等等。在马塞尔·迪普雷退休后,她也常常成为巴黎音乐学院管风琴考试的评委。这些对于很多人是不可企及的荣誉,但对于 Jeanne Demessieux 来说,却远非满意的结果。


管风琴图片:马德莱娜教堂中的管风琴
管风琴图片:马德莱娜教堂中的 Cavaillé-Coll 管风琴(图片版权归维基百科用户 Mbzt 所有)

梅西安是她终生的好友,经常邀请她去担任他在巴黎音乐学院作品分析课的考试评委。梅西安非常钦佩她:他曾经说过“Jeanne Demessieux 对脚的要求,和肖邦对手的要求一样高”。Jeanne Demessieux 也是梅西安音乐的推动者。很多年轻管风琴家第一次听到梅西安的作品,都是在她现场或电台的演奏上。在六十年代,梅西安打算让 Jeanne Demessieux 录制他的管风琴曲全集,但因为种种原因搁置下来。虽然在1967年最终签了录音协议,但这项计划最终因为她的英年早逝而不了了之。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工作狂热、外表美丽的她一直饱受疾病的困扰。她从二十多岁起就得了癌症,在余生一直与之抗争。她还饱受神经衰弱的侵扰。尽管如此,这位女强人一个星期教学25个小时,为教堂工作14——15个小时,每天经常练琴八个小时,此外还要作曲,录音,举办音乐会。

1968年11月11日,Jeanne Demessieux 死于癌症引起的栓塞。在她两个月前入院时,她从未想过她再也见不到马德莱娜教堂里她心爱的管风琴。在去世的前几天,她还和朋友说:“我能听到马德莱娜教堂中(管风琴)的笛声(音色)”。很多人参加了她的葬礼,包括马塞尔·迪普雷。在她的葬礼上,马德莱娜教堂的管风琴保持沉默,一大块黑布从演奏台的阁楼一直垂到地上。谁又配在她的葬礼上演奏管风琴呢?

Jeanne Demessieux 的影响

我们不知道如果 Jeanne Demessieux 真的继承了马塞尔·迪普雷的职位,之后的管风琴演奏潮流是否会不一样?也许本真演奏不会占那么大的风头,也许她会把从维多尔、吉尔芒、维尔纳和迪普雷等前辈那里继承的法国浪漫派管风琴传统继续发扬光大吧?没有人知道在 Jeanne Demessieux 的葬礼上,马塞尔·迪普雷的心情到底是怎样的。他也许会想,彼此之前无谓地断绝了那么久的联系,是多么的没有意义,对他们共同的事业造成了多大的损害吧。

在 Jeanne Demessieux 去世后,很多人不愿提及她。可能在她伟大的成就面前,大部分人都觉得自己显得渺小吧;可能很多人觉得一个管风琴明星听起来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神话;很多管风琴家拼命努力,也无法触及到她的成就的冰山一角。但不管怎样,她仍然是大家讨论的最多的管风琴家之一:没有管风琴家不知道她的名字。

在今天,新的一代管风琴家成长起来了,他们重燃了对法国浪漫派管风琴传统的热情,对 Jeanne Demessieux 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管是作为演奏家的她,还是作为作曲家的她。她的作品频繁地出现在高水平音乐会的节目单上。

本文为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organ(at)yueyao1982.com。链接地址:gahttps://www.organtube.com/jeanne-demessieux/

作者: 岳耀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organ@yueyao1982.com

contact@yueyao1982.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